当前位置: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于加快粤港澳创新圈建设的建议

2015年11月,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挂牌成立,标志着广东第二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正式启动建设,广东省专门成立专责小组,联合深圳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并携手港澳打造全球最大创新圈,通过系列措施加强与港澳地区创新合作,尤其是办好创新创业为主题的两岸四地大学生赛,鼓励粤港澳台青年人才创新创业。广东“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携手港澳打造创新圈的格局基本奠定。

一、当前粤港澳创新圈的优势与存在的问题

(一)民营经济发达市场主体活跃。市场主体是创新的重要载体,大量专利技术被跨国公司垄断的前提是专利技术由跨国公司主导研发,商业模式创新也多来源于市场主体发展的需要。广东省是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前沿阵地,发展较早,拥有较大体量的市场主体,国内占比接近10%,民营经济十分发达,企业自主性好,能动性极佳。美的、华为等公司市场占有率和产品专利数都达到了同业前列。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中香港营商环境稳居亚洲前三位,民营经济发达市场主体十分活跃。

(二)服务贸易自由化提升现代服务业创新驱动能力。CEPA率先在广东地区试行,近年来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发展较快,金融、科创等领域的粤港澳合作,为广东省现代服务业注入了蓬勃的驱动力,广东省科技厅也十分重视省内科创平台的粤港澳科创合作,目前广东省内能够用于粤港澳科创合作的平台300有余,其中广东自贸试验区南沙新区片区霍英东研究院、前海粤港澳青年梦工厂、横琴·澳门青年创业谷都在粤港澳科创合作的制度创新、金融支持、产业合作层面取得了比较大的成效。港澳在现代服务业领域的优势,能够通过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进程,向广东省内复制推广,进一步提升广东现代服务业创新驱动能力。

(三)港澳先进制造业市场主体缺乏削弱第二产业创新驱动力。上世纪90年代初“三来一补”浪潮,香港澳门制造业逐渐向内地过渡,经过近30年的沉淀,广东珠三角地区承接并消化了大量的港澳产业转移,与此同时,港澳地区服务业的蓬勃发展不断挤出制造业企业。目前,港澳科技创新领域的产业土壤极其匮乏,港澳高等学府等科研机构在研发和人才培养方面的优势难以通过产业直接转化为生产力。港澳先进制造业市场主体的缺乏致使粤港澳合作中第二产业创新驱动力不足。

二、进一步加快粤港澳创新圈的建议

(一)从供给端多层次为民营企业减负提升企业活力。市场主体的活力是创新驱动的核心要素。战略层面,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要坚定不移地推动粤港澳湾区建设和粤港澳融合,政策端要坚定不移地推动以投资贸易便利化为核心的事中事后监管改革;财税和金融支持层面,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要尽快推动“费改税”、“营改增”、“专项金融扶持”等改革举措,多层次为民营企业减负。

(二)尽快制定港澳资负面清单进一步提升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水平。现代服务业创新驱动力的持续提升源于毗邻港澳优势,目前港澳资准入依然参考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建议中央和地方政府统一认识,尽快制定“更短”的港澳资负面清单,进一步提升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水平,深化在科创、金融、医疗、教育和文化创意领域的合作,进一步提升现代服务业的创新驱动力。

(三)建设粤港澳知识产权交易平台提升粤港澳科技创新驱动力。目前广东省内可推动粤港澳合作的科创平台300有余,且处于蓬勃增加的态势,但是唯独缺少粤港澳知识产权专属交易平台。建议广东省成立粤港澳科创合作领导小组,依托广东自贸试验区“双区”叠加优势,复制推广横琴国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制度创新经验,建设粤港澳知识产权专属交易平台,并建立以人民币作为基准货币,参照交易日当天汇率,采用人民币-港币-美元自由对换的结算机制。

(四)通过粤港澳高等院校合作促进交易费用内部化,夯实科创要素集聚基础。在推进粤港澳知识产权交易的过程中,应当引入港澳高等院校作为知识产权和科创人才的提供方和制度创新的主要参与者。并且粤港澳高等院校合作,有益于以强强联合的形式实现交易费用的内部化,有利于形成知识产权、科创人才等科创合作要素的集聚效应,与粤港澳知识产权交易形成协同“共振”效果。

(五)依托粤港澳知识产权交易平台与合作高校,探索建设粤港澳科创合作“飞地”。粤港澳知识产权交易平台和粤港澳高等院校深度合作平台可纳入南沙粤港深度合作起步区,试点探索建设粤港澳科创合作“飞地”,作为粤港澳科创合作的国家示范性平台,以学校和科技园为载体,促进粤港澳两岸三地青年和科创团体深度交流,实现粤港澳合作理念与生活的高度融合。

(民建广东省委会提交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集体提案)

责任编辑:广东民建   发布时间:2017-04-05